ofo或將被滴滴低價收購 戴威已將目光轉投區塊鏈

科技 2018-09-04 22:06:56 來源:

(原標題:獨家:ofo或將被滴滴低價收購 戴威已將目光轉投區塊鏈)

8月31日,上海鳳凰自行車有限公司一紙訴狀,再一次將ofo的資金鏈問題推向了風口浪尖。鳳凰自行車此次起訴ofo共享單車運營商東峽大通拖欠自行車貨款人民幣6815.11萬元。ofo對此不予置評。

此外,另據第一財經記者獨家獲悉,滴滴仍醞釀于今年第四季度低價接盤ofo,后者公司內部正在逐步實施裁員。有ofo內部員工對記者透露稱,八月下旬ofo總部只剩750人左右,九月初計劃進一步裁員,人員規模大幅縮減,部分被允諾一定賠償金的員工目前并沒有到位。第一財經就此詢問ofo,該公司否認了這一消息。

此外,作為被告方ofo創始人的戴威,目前已投身于區塊鏈項目運作當中,通過與波場創始人孫宇晨的同學關系,積累到相關資金資源。同時多名原ofo共享單車主體老員工,也已從ofo轉投到戴威所創立的區塊鏈項目當中。

ofo或將被滴滴低價收購 戴威已將目光轉投區塊鏈

減縮員工與業務

據知情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透露,ofo內部裁員一直進行著,截至目前,包括行政、人力資源、公共關系、風險控制等基本職能部分幾乎都有涉及。

實際上,關于ofo裁員的消息自今年上旬便頻頻傳出,當時消息稱,ofo因資金鏈緊張,總部開始逐步裁員。隨后,如同多米諾骨牌效應一般,ofo國際業務逐步收縮、甚至直接關閉。

6月,ofo取消原來推行的25城芝麻信用免押;7月,ofo逐漸削減在美業務,同時撤出德國、澳大利亞、以色列等剛進入不久的國家;8月,《韓國先驅報》報道稱ofo正準備退出韓國市場,將重心轉至國內,同時ofo大部分韓國員工也被裁員。

業務收縮必然伴隨人員裁減,ofo聯合創始人于信曾公開表示,5月中旬,ofo計劃將員工數量1.2萬人裁減至8000人,大量運維師傅被“優化”,總部裁員500人。

據ofo內部員工透露稱,八月下旬ofo總部只剩750人左右,九月初計劃進一步裁員400人,人員規模大幅縮減,計劃減至300人以內。但這些“裁員”舉措均未伴隨相應的賠償方案。一方面,為避免主動型裁員所需要支付的賠償金,ofo方面不會主動開口,但也不會派發重要任務或進行工作管制,感覺事業被耽誤的員工會自己主動提出離職;另一方面,部分被允諾一定賠償金的員工目前并沒有到位。

“但是報銷款項相繼發放出來了,”另一名已離職的ofo員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他稱,之前ofo主要將資金用于發放在職員工工資上,完全無暇顧及離職員工的賠償或報銷款,但近幾日相關款項逐漸發放出來了。他認為上海鳳凰自行車還是選擇起訴ofo,是因為拖欠款項金額實在太大的原因。

矛盾爆發

8月31日,上海鳳凰公告稱,控股子公司上海鳳凰自行車有限公司因與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于近日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起訴理由為――2017年,鳳凰自行車與東峽大通簽訂了《自行車采購框架協議》后,鳳凰自行車與東峽大通簽訂了多份采購合同。經雙方核對,截至起訴之日,東峽大通仍欠鳳凰自行車貨款人民幣6815.11萬元。

ofo或將被滴滴低價收購 戴威已將目光轉投區塊鏈

實際上,除了上海鳳凰自行車廠,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ofo與多家自行車廠與物流業務廠商之間爆發矛盾。

2017年5月,ofo與上海鳳凰自行車廠達成戰略合作,鳳凰方面為ofo一年提供500萬輛自行車,并預期通過此次合作實現4000萬元收益。而整個2016年,鳳凰自行車年產量為300萬輛左右。

行業沉寂許久的鳳凰自行車廠,寄希望于通過與ofo之間的合作實現行業翻身,承擔“共享單車系列方案提供商”的角色,甚至于去年下半年直接投資了北京微藍暢享與上海摩亭兩家公司,用于研發智能鎖與共享平臺交易管理系統。

可惜,事與愿違,ofo于2017年底便停止自行車生產。今年5月6日,上海鳳凰發布公告稱,2017年ofo計劃向其采購的自行車訂單數量只兌現40%。其最新披露的半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5月5日,鳳凰自行車共向東峽大通及其關聯公司提供各類自行車產品187萬輛。同時,上海鳳凰上半年業績也急速下滑,報告期內營收3.53億元,同比下滑55.72%;凈利潤1911.35萬元,同比下降55.44%。8月,雙方矛盾徹底公開化,上海鳳凰直接將ofo運營商東峽大通告上法庭。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的情況是,除了與自行車廠商之間齟齬深化,ofo與物流配送行業也鬧翻。接近ofo方面的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本周云鳥已連續兩天到ofo總部公司前來催賬,云鳥系一家致力于“同城供應鏈配送”的互聯網平臺,是在ofo產業鏈條上業務占比很大的物流服務商。第一財經記者據此向云鳥方面求證,對方表示會與公司業務部門進行確認。

落地何處

此前,關于滴滴或將收購ofo的言論一度被熱議,具體金額從14億、20億漲至25億,輿論背后的推手也被多方猜測,有言論稱系ofo方面故意抬高價格,或投資人為收購方案早日落地推波助瀾,但據第一財經記者獨家獲悉,滴滴方面并無高額收購ofo的意愿,其計劃是于第四季度直接低價接盤。

一方面,滴滴方面剛剛爆發順風車命案事件,整個公司深陷輿論旋渦,不論收購事宜或者上市節奏,均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響;另一方面,馬上進入秋冬季節的共享單車,損毀率將上升、使用率將大幅下跌,使得ofo愈發貶值,更利于收購方低價購入。

一位業內人士則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稱,ofo一方面到冬季自身大幅貶值,另一方面又負債累累,最后誰來“背鍋”、是虧是賺,還是未知數。但無論如何,整個市場上的可選項已然不多。

目前,整個共享單車行業陷入低潮與質疑。自2017年7月始,悟空單車、酷騎單車、小藍單車、小鳴單車等相繼陷入倒閉、合并。2017年10月,哈羅單車投身共享單車第一股永安行旗下,哈羅單車創始人楊磊將出任新公司CEO。今年4月,螞蟻金服在原有4億入股基礎上,再次增資19億,徹底將哈羅單車劃歸旗下。2018年8月23日,永安行發布未經審計的2018年中期業績報告,上半年營收4.23億元,同比下降10.8%;凈利潤6454萬,同比增加5.2%。

不僅是ofo,整個市場留給共享單車行業的窗口已然不多。

從這個層面講,戴威是聰明的,他早已將目光轉向更廣闊的領域――區塊鏈。

據第一財經記者獨家獲悉,上文所提原ofo COO張嚴琪既是離職、又未離開――他離開ofo共享單車主體公司,但參與到戴威新成立的區塊鏈公司運作之中。據知情人士透露,戴威與波場創始人孫宇晨系同學關系,也曾炒過幣、賺過錢,積累了相關資源。但孫宇晨所創立的波場及其發布的波場代幣波場幣TRX頗受質疑,此為另一話題。該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稱,戴威不僅僅是通過區塊鏈賺錢,是切實希望通過技術做些實事的。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創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分享:

掃一掃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亚洲最新版av无码中文字幕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