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正亦邪”的臭氧這次“立大功”了!

環保 2022-03-10 16:32:44 來源:中創網

  近年來,臭氧生態產品可謂是得到市場廣泛認可和追捧。從空氣、飲用水到衣物消毒,從凈化果蔬到降解農藥及生化激素,并且其效果都已普遍被廣大消費者接受。然而對于臭氧的進步功能探索,仍然沒有“剎車”。除甲醛、寵物除臭等一系列冷門但剛需的應用幾乎把“臭氧”劃撥到萬能領域。臭氧是否真的那么靈?

  就在人們還在花時間去消化和實踐臭氧在不同場景下的實際性和真實性的時候,臭氧對于新冠病毒的“滅活”作用的研究和說法,可謂說真正把它推向了神壇!

  究竟臭氧的功能是否有那么神?臭氧發生器們究竟如何發揮效能?今天就來了解下。

  01臭氧在一定環境下確認能有效滅活新冠病毒

  早在2020年11月,日本株式會社村田制作所(下簡稱村田)委托奈良縣立醫科大學對村田公司的Ionissimo技術針對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的滅活效果進行研究,并得到驗證。

  以下是試驗具體內容

  實驗方法

  在淺盤里附著20 μl病毒液,靜置、干燥

  將附著有病毒的試驗片靜置于密閉的6.7l空間,用風扇使Ionissimo技術發出的臭氧對試驗片進行一定時間的照射

  空間中只放一個試驗片,到達作用時間后取出試驗片

  取出后重置,放上新的試驗片,重新從0分鐘開始新的作用時間

  到達作用時間后在試驗片上滴下2ml SCDLP·培養基,用細胞刮刀回收病毒

  用回收液使Vero E6/TMPRSS2細胞感染,用蝕斑技術測定病毒感染效價(PFU/mL)

  未經臭氧照射的試驗片作為對比組

  在濕度為50.0-59.7%,溫度為19.6-21.8℃的環境下各實施3次試驗

  臭氧濃度是在沒有試驗片的狀態下預先測定的值

  實驗結果

  確認在日本產業衛生學會規定的臭氧容許濃度:0.1ppm條件下,120分鐘后99.9%以上滅活效果。

  但同時特別注明:本次實驗是基于村田產品在試驗槽環境下的實驗結果,并不是實機搭載和實際使用環境下的效果。


(圖為村田制作所Ionissimo技術對于滅活新冠疫苗實驗的數據)


(圖為村田制作所Ionissimo技術對于滅活新冠疫苗實驗的數據)

  這場實驗究竟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兩點:

  1.在實驗室環境下,村田Ionissimo技術放出的臭氧對于新冠病毒滅活的確具有強大的積極作用。

  2.而在實際生活場景下,臭氧對于新冠病毒滅活的效率并不能作出量化推斷和絕對的有效界定。

  如果對于生活實際場景沒有實際指導價值,那是不是說明實驗結果是無用的?也并非如此。實驗室場景和生活場景的本質區別在于對變量的控制程度,比如濕度、風速、環境密閉性等等。那如果在接近或靠攏實驗室環境下的生活特定場景,臭氧對于新冠病毒滅活的有效性依然是積極的。比如:器材消毒、工具消毒等同樣相對空間封閉的環境。

  基于嚴謹的科學精神,讓人不禁有了逐本溯源的思考,臭氧對于新冠病毒的滅活的科學依據到底是什么?是日本人的“科學”?還是真正的自然科學?

  02臭氧的工作原理是生物化學氧化反應

  其實,當你聽到細菌分解的時候,或許你就反應過來了,臭氧的工作原理是和“生化”沾邊的。臭氧是強氧化劑,具有很高的能量,在常溫、常壓下很快自行分解為氧(O2)和單個氧原子(O),而單個氧原子又具有很強的活性,對細菌、病毒、病原體等微生物具有較強的氧化作用。如果說,臭氧是對新冠病毒能有效滅活的話,那無非就出自這個原理。

  其實臭氧能滅活新冠的研究追根溯源的話,要最早追溯到2003年。據資料顯示,當時北京工業大學教授、中國臭氧產業聯合會技術委員會專家李澤琳教授主持了在國家P3實驗室針對臭氧殺滅SARS病毒的實驗。實驗結果證明,臭氧對于綠猴腎細胞接種的SARS病毒有著良好的滅活效果,綜合滅活率高達99.22%。

  而基于新型冠狀病毒與SARS病毒同屬β冠狀病毒,而且兩種冠狀病毒有80%的基因組序列一致,因此就有人大膽推斷:臭氧對于滅活新冠病毒也具備相當功效。

  2020年5月14日,由日本奈良縣立醫科大學的矢野壽一教授用實驗數據在全球首次證實:臭氧能夠滅活新冠病毒。但是,矢野教授使用的臭氧濃度非常高,分別為6ppm和1ppm。如此高濃度的臭氧只能在無人環境下應用。要知道,引起人一定反應的臭氧濃度為0.5-1ppm,允許接觸的時間為1.5小時,時間長了會感到??等不適??諝庵谐粞鯘舛冗_到0.2ppm時,嗅覺靈敏的人就可以察覺,稱之為感覺的臨界值,濃度在0.15ppm時為嗅覺臨界值,一般人即可嗅岀,這也是衛生標準點。濃度在1-4ppm會引起咳嗽,允許接觸時間為60分鐘。濃度在4-10ppm會引起強烈咳嗽,允許接觸時間為5到20分鐘。國際臭氧協會規定,應用臭氧的專業室內,在0.1ppm濃度下,允許人員工作10小時。

  因此,在三個月后,日本藤田醫科大學的村田貴之教授用實驗在全球首次證實:0.05ppm和0.1ppm的低濃度臭氧能夠滅活新冠病毒。并且還得出了提高濕度能提高臭氧滅活新冠病毒效果的實驗結果。

  正是基于這個研究結論,才有了本文第一段出現的“村田制作所Ionissimo技術”的新冠病毒滅活實驗的研究。

  于此同時,國內對于臭氧滅活新冠的假說,也提供了一定的事實案例依據。

  在武漢疫情那會兒,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以及方艙醫院在內的武漢醫院集,投入使用了相當多的帶有臭氧發生功能的空氣凈化機,用以規避“院感”風險!從當時武漢的病毒彌散程度和風險性上說,“院感”的幾率是很高的。而事實是,撇除最早期疏于對病毒了解階段的“院感”案例,后期“院感”的數量是完全得到有效遏制的。尤其在方艙醫院這樣病床集中管理型的醫院場所,頻繁暴露在這樣環境下的醫護人員能夠避免大規模集中感染,臭氧發生器有理由相信是發揮了一定價值的。

  綜上,我們可以基本得出結論,臭氧滅活新冠病毒是有一定科學依據的!既然如此那是否需要家里常備一臺臭氧發生功能的空氣凈化器?

  03臭氧發生器的應用場景化是最佳出路

  盡管臭氧的半衰期10至30分鐘,最終的分解物為氧氣,所以對?品及?體不會有任何殘留物。但剛也提到了,人類對于臭氧的敏感度依然是取決于臭氧濃度。高濃度的臭氧會給人員帶來顯性的身體不適感覺,而濃度過低又無法起到應有的作用。所以問題就來了,如果普通人需要使用臭氧發生器來滅活空間里的新冠病毒,難點來自于對于臭氧輸出功率的把控以及對于空間內臭氧濃度的實時跟蹤。

  臭氧是一種穩定性極為不佳的氣體,所以如果不能實時準確的維持好空間內的低濃度臭氧濃度,所謂的滅活只不過是空談。而一臺高靈敏度和高精度的臭氧傳感器的成本大約在5000-9000美金左右,這為家庭空間的臭氧應用帶來了一定的桎梏和限制。

  所以對于臭氧的應用環境進行場景分割,對于裝載臭氧發生器的終端產品進行針對性需求設計可能是眼下迅速拉起臭氧滅活作用的最速成和見效手段了。比如針對兒童玩具的消毒箱柜、針對鑰匙、手表、鞋子等常見易吸附病毒的生活用品進行存放的帶消毒功能的柜子,再比如對于衣帽間的封閉式空氣凈化機等。

  我們也可以這么認為,只有把新冠病毒的滅活場景進行封閉式分割,并逐點攻破,或許才可以從根源上消滅病毒生存和蔓延的路徑。再之后的課題,就留給國內的終端以及集成商們去思考和分拆了。下一回,我們好好剖析,負離子發生器和臭氧發生器的優劣勢!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創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分享:

掃一掃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亚洲最新版av无码中文字幕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