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黑賓館”“群租房”在各出行平臺上招攬生意

房產 2018-07-25 21:31:06 來源:北京晚報

  原標題:說好是公寓 推門一看是廚房

  在出行平臺化名“北京明星青年旅社”的群租房,一男子住在廚房里。

  位于金貿大廈A座1217的黑賓館,服務員正打掃房間。

  群租房內,插線板覆滿污漬,用普通膠帶固定。

  來北京出差,在網上預訂了“公寓酒店”,可是入住后卻被警察勸離,旅客這才知道,所謂的“公寓酒店”竟然是沒有任何資質的“黑賓館”。而在某知名在線出行平臺上,這家“黑賓館”竟然是“好評酒店”……

  在出行平臺上搜索“求職公寓”,結果不下幾百個。然而,記者實地體驗發現,打著“求職公寓”和“青年旅社”旗號的,竟然是被嚴厲打擊整治的群租房,連櫥柜旁都住滿人……

  這些“黑賓館”往往證照不全,安全隱患極大,而在線出行平臺也并未承擔起資質審核的責任,讓“黑賓館”鉆了空子。

  調查1

  住了半天就被警察勸離

  今年6月,江蘇的嚴先生通過某知名在線平臺預訂了北京展覽館附近的“金貿中心公寓”。7月5日,他和同事來到平臺備注的酒店地址,但既未看到公寓招牌,也沒找到酒店前臺。撥通商家電話后,一個小伙子下樓找到了他們。

  小伙子將嚴先生和同事帶到金貿中心A座321房間。在這間不像前臺的屋子里,嚴先生只出示了一張身份證,小伙子就為他們兩人辦理了入住手續。

  當天下午,嚴先生和同事正在房間里休息,突然被警察急促的敲門聲叫醒。警察們說:“賓館有問題,你們趕緊搬走吧。”但當嚴先生質疑自己是通過正規平臺預訂的酒店時,這位警察感嘆:“這家賓館證照不齊,也沒在公安機關備案。金貿中心屬于寫字樓性質,不能開賓館,這些信息平臺不知道嗎?”

  經過申訴,出行平臺雖然給嚴先生辦理了退款,但始終不承認酒店資質有問題。

  核實

  改頭換面“黑賓館”繼續上線

  7月16日,本報接到嚴先生舉報后,發現“金貿中心公寓”已在涉事出行平臺下架。但這家“黑賓館”并未收手,而是更名為“北京魔兜公寓西直門金貿大廈店”,改頭換面后再次上線。

  7月22日下午,記者探訪嚴先生住過的金貿大廈A座1217房間,發現服務員正在更換床單。服務員說,房間可以入住,但要到321房間辦理手續。

  下樓時記者注意到,金貿大廈A座是一棟公寓式寫字樓。在321房間,記者沒有看到任何證照。一位男子說,“酒店”在金貿大廈A座有十幾間房,要預訂得抓緊。隨后,他找到記者手機中某出行平臺APP軟件,調出了“魔兜公寓西直門金貿大廈店”的預訂通道。在出行平臺的網頁上,這家“黑賓館”竟然被列為“好評”酒店。

  西城公安分局展覽路派出所民警告訴記者,金貿大廈內個別酒店證照不齊,違規營業,警方已多次進行清理。至于懲處措施,他介紹,“公安局有特種行業管理科負責管理賓館,至于平臺,應由平臺行業主管部門來查處。”

  調查2

  找“求職公寓”住進了群租房

  在出行平臺上,除了一家家無資質的“黑賓館”,更令記者驚愕的是:這里還有價格低廉的“求職公寓”、“青年旅社”,其本質就是北京正在嚴厲打擊整治的群租房。

  7月23日,記者通過某在線出行平臺預訂了朝陽區弘善家園內,一家名為“北京明星青年旅社”的床位,該酒店位于東三環畔,距十里河地鐵站E口僅300米,地理位置十分優越。然而,由于旅社未在出行平臺上明示聯系電話和酒店地址,記者不知道旅社究竟開在弘善家園內的幾號樓。輾轉通過平臺聯系到旅社房東后,對方告知:“旅社在弘善家園215樓4層,你上來,我接你。”記者到達后,一名年近六旬的男性房東將記者領入這棟樓的415房間。

  進屋后,混雜著霉味、煙味的臭氣撲面而來。男子打開商家管理后臺“ebooking”APP核實訂單后,安排記者住在架子床的下鋪。其間,他并未查驗記者的身份證件,只是詢問了身份證號。

  這家“明星青年旅社”實際是一個兩居室的民宅,除了一間臥室的大門緊鎖無法查看外,客廳和另一間臥室內,共放置了6組上下鋪式的鐵架子床。最讓記者驚詫的是,就連廚房內也設有床位,一名男子正躺在水池旁玩手機,一旁的灶臺上放著各種調料。記者估算,該房屋面積不足50平方米,最多可住13人,屬于典型的群租房。

  群租房內,安全及衛生隱患突出。記者注意到,床鋪上準備了枕頭、被褥,但長期沒有清洗,汗味濃重,屋內除了蚊蠅,甚至可以看到飛快爬行的蟑螂。另外,屋內用電情況混亂,每個床位都配有插線板。這些插線板沒有獨立開關,插口用普通膠帶綁定在床架上。晚間,數名房客回屋后,躺在床鋪上抽煙。

  記者注意到,在線平臺給這處群租房輸送了大量客流。房東不斷在電話中告訴租房者:“訂房要趁早,每天晚上都沒有(房)”,“女生有專門的女生公寓,也在這個小區”等信息。而根據平臺信息顯示,該旅社共有135間房。

  多位弘善家園業主告訴記者,小區內群租房亂象突出,外來房客經常在樓道里扔垃圾、便溺,和樓內居民多次發生沖突。小區附近一房屋中介人員透露:“弘善家園小區內群租房非常多,他們以前在樓外發廣告,現在政府查得嚴,就到網上攬客。”

  核實

  經營資質竟然可填可不填

  開辦酒店、賓館需要公安部門出具《特種行業經營許可證》、消防部門出具的《消防檢查合格證》、衛生部門的《衛生許可證》、工商部門注冊的營業執照等證照資質。

  但記者登錄涉事出行平臺的招商頁面發現,酒店在平臺注冊時,雖然需要提交相關證照的電子版照片,但這部分內容為選填項,平臺特意注明:“如酒店相關資質在辦理中,可以選填”。在野三坡的一位酒店老板告訴記者,他已和涉事出行平臺合作多年,但平臺工作人員從未到場審核過酒店資質,只需要提交照片。

  記者發現,以“北京明星青年旅社”這一群租公寓為例,它至少在3個以上的在線出行平臺注冊過。從一些旅客的入住評價上可以看出,該旅社在3年前就已入駐了出行平臺。這些本應被嚴管嚴查的“黑賓館”、“群租房”,卻在出行平臺上打開了“生意之門”。

  記者獲悉,涉事出行平臺已經確認,“魔兜公寓西直門金貿大廈店”無相關資質,“北京明星青年旅社”經核實是群租房,已對它們進行下架處理。同時,該平臺對代理商進行全面排查,出現類似無證經營的,一經發現,嚴懲不貸。本報記者 張驍 文并攝 J243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創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分享:

掃一掃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亚洲最新版av无码中文字幕一区